日日噜狠狠噜天天噜AV_被老外添嫩苞添高潮NP_亚洲一区AV无码少妇电影_蜜桃国产乱码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服務熱線:
0419-8327688
您的位置: 主頁 > 新聞中心 > 公司新聞 >

【詮釋】促生長類藥物飼料添加劑退出,獸用抗

發布日期:2021-07-20 09:35   瀏覽量:
近日,農業農村部、市場監管總局、公安部等七部門在全國聯合實施食用農產品“治違禁、控藥殘、促提升”三年行動。針對禁限用農藥、食品動物禁止使用的藥品及其他化合物、產蛋期不得使用獸藥、停用獸藥使用問題以及常規農獸藥殘留超標問題,全國集中治理11個問題突出品種。
 
生產方式進一步轉型升級,獸藥使用更加科學合理是大勢所趨。
 
與此同時,社會上也出現了一些對獸藥的不當認識:認為用了獸藥肉品就不安全了,保護生態環境和人類健康、推進養殖業綠色發展,就不應該使用獸藥。以至于一些人“談藥色變”。
 
為引導人們科學合理認識獸藥,就當前社會上的一些誤解和質疑,記者向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農業大學動物醫學院院長、教授沈建忠進行了求證。
 

沈建忠院士
問題一:不用獸藥就是綠色養殖嗎?錯!
 
在養殖過程中,獸藥的作用主要是預防、治療、診斷動物疾病或者有目的地調節動物生理機能。
 
沈建忠告訴記者:“動物和人一樣。人不能保證一輩子不生病,人生病了要用藥來治療。動物在它的生長過程中也會生病,用藥才能讓動物盡快恢復健康。養殖畜禽不用獸藥是不可能的,現在有些人認為不用獸藥是綠色養殖,這是錯誤的觀念。我們應該倡導的是科學合理地使用獸藥,而非不用獸藥。”
 
畜禽得了一些嚴重的疾病,不用藥治療很容易死亡。還有的畜禽得了一些急性病,不加以治療,慢慢拖著就會變成慢性病,反而影響了最后產出肉的品質,我們最后就會吃到不健康的肉,這樣反而更不安全。
 
對于獸藥減量與畜牧業綠色高質量發展的關系,沈建忠認為,獸藥亂用、濫用肯定不符合畜牧業綠色高質量發展要求,但是畜牧業綠色高質量發展不等于不使用獸藥。
 
想要做到畜牧業綠色高質量發展,一定要科學的減量用藥、合理用藥,要通過提升養殖水平、飼養管理水平和診療水平等多種方式,來減少獸藥使用,保障動物的健康生長,達到畜牧業綠色高質量發展要求。
 
問題二:目前,我國實施促生長類藥物飼料添加劑退出、獸用抗菌藥使用減量化行動等,減量化等于“零使用”嗎?并不是!
 
“我國實施促生長類藥物飼料添加劑退出,主要指的是具有促生長作用的抗菌類藥物。”沈建忠對記者說。
 
據他介紹,長期以來,很多中小養殖戶不考慮畜禽是否得了病、是否需要用藥,而是習慣性地將抗菌藥當作添加劑放在飼料里,長期低劑量地給畜禽飼喂。
 
過量地、不科學地在飼料中添加抗菌藥,不僅僅會造成飼料成本的極大提高,更嚴重的是,這種飼喂方式產生的副作用對人類和畜禽的健康都有害。
 
一方面,長期在飼料中添加抗菌藥,會使畜禽體內出現一些耐藥細菌,人類長期食用這種有安全風險的動物產品,耐藥細菌可能會通過食物鏈傳給人,人的腸道微生物也可能產生耐藥性。
 
同時,畜禽體內的耐藥細菌可以和其他腸道菌群一起通過排泄物傳遞到外部環境中,人在接觸后也有健康風險。
 
另一方面,動物身上產生細菌耐藥性也會影響動物本身的健康。動物真正因細菌感染引發疾病時,使用抗菌藥就很難達到治療效果。
 
“停用促生長用抗菌藥物飼料添加劑,是我國獸用抗菌藥使用減量化行動的重要措施之一。這里需要強調的是,對于養殖業來說,獸用抗菌藥使用減量化不等于零使用。”沈建忠告訴記者,治療動物的細菌性感染,目前最直接有效的方法依然是使用抗菌藥。只要科學地使用獸用抗菌藥,檢測殘留量符合國家標準,對人的健康就是無害的。
 
在我國目前的養殖水平和條件下,完全不使用抗菌藥物的無抗養殖還是不現實的,新研發的替抗產品也只能替代一部分抗菌藥,即便放眼全球,養殖水平很高的發達國家也還沒實現無抗養殖。如果畜禽細菌感染,卻不使用抗菌藥進行治療,最后變成了病肉,反而會影響食品安全。
 
問題三:如何實現獸用抗菌藥使用減量化?
 
想要實現獸用抗菌藥使用減量化,沈建忠認為,并非是單一環節少用抗菌藥或尋找替代品,而是需要通過一個綜合的工程來實現。
 
•首先要改善養殖條件,提高飼養管理水平。
 
畜禽的生活環境干凈整潔,喝的水、吃的料沒有細菌污染。
 
從原來的散養、個體養殖到現在的規模化養殖、智慧養殖,提升飼養條件、飼養環境和管理水平,減少動物患病機會,從而減少獸藥使用量。
 
•其次,要加強獸醫隊伍建設,提高動物疾病的診療水平。
 
通過專業的診療,做到對癥用藥、科學用藥、精準用藥。這樣能有效減少養殖戶因“病急亂投醫”而過量使用獸用抗菌藥。
 
•另外,國家應進一步加大力度打擊非法用藥。
 
有些小養殖場為了降低成本,私自通過一些途徑購買抗菌的原料藥,摻到飼料里長期喂食畜禽。如果不嚴厲打擊這種行為,我國的減量化行動收效可能會大幅降低。
 
•最后,研發出精確性更高、質量更好的獸藥產品,同時,鼓勵科研開發替抗產品,讓新研發的替抗產品替代一部分獸用抗菌藥物。
 
“獸藥使用量減少,畜禽產量增高”是畜牧業未來發展的方向,沈建忠認為,“用藥少、產的多”需要養殖業和獸藥產業以及獸醫等多方共同努力。
 
問題四:獸用抗菌藥和獸用抗生素是一回事嗎?
 
“從學術上來講,獸用抗菌藥和抗生素不完全是一回事。”沈建忠向記者介紹,抗菌藥的概念范圍要比抗生素更廣,抗菌藥=抗生素+合成的抗菌化合物。
 
抗生素是將細菌培養發酵后提取出的抗菌物質,比如我們經常聽到的青霉素、紅霉素都屬于抗生素。而合成的抗菌化合物并非由細菌培養產生,而是通過化學手段合成,比如沙星類藥物。
 
沈建忠說,對于細菌引起的感染,抗菌藥是最有效的治療手段。“比如大腸桿菌感染會導致豬的腹瀉,沙門氏菌感染會導致雞的白痢病。抗菌藥物在養殖中用來治療動物由細菌感染引發的疾病。”
 
問題五:飼料“禁抗”后,一些抗球蟲的獸藥被保留可長期在商品飼料添加,這是為什么?
 
球蟲病是一種發病率高、致死率高的疾病,主要在雞、犢牛、仔豬、兔等畜禽中發生。目前動物球蟲病發病后還沒有有效的治療手段。
 
為了預防球蟲病,一些抗球蟲的獸藥被保留可長期在商品飼料添加,通過經常性持續性的飼料投喂,能夠起到預防效果。
 
沈建忠介紹,目前畜禽預防或治療寄生蟲病主要通過兩種給藥方式:
 
一種是將如抗球蟲類獸藥作為飼料添加劑添加在飼料中,長期用藥;另一種是用藥片、藥劑等短期用藥。
 
“長期使用驅蟲藥也會使寄生蟲產生一定的耐藥性,所以除非球蟲病等必須要通過飼料添加長期預防的疾病外,其他寄生蟲病預防建議使用短期給藥方式,避免寄生蟲產生耐藥性,對人類健康安全造成威脅。” 沈建忠說。
 
問題六:養殖過程中獸藥是怎么使用的?
 
沈建忠告訴記者,按用途分類,獸藥包括抗菌藥物、抗寄生蟲藥物、抗病毒藥物等等,同時還可以按施用的對象分類,包括家禽用藥,蜂類用藥,水產用藥等等。
 
使用獸藥的途徑主要是注射和口服,注射包括靜脈注射、肌肉注射等等,口服包括直接喂食膠囊、片劑,或是通過飲水和拌料喂食獸藥。
 
此外,還有少量獸藥可以通過噴淋的方式使用,比如有些驅蟲藥可以通過剪毛后噴淋來實現驅蟲效果。
 
“我們現在養殖業的規模化程度越來越高了,一個養殖場飼養的畜禽可能有幾千或上萬只。這種情況下,需要用獸藥來群防群治。相較而言,逐一注射比把藥放在飼料和飲水里更費時間和人力。”沈建忠說。
 
因此,如果通過口服的途徑能夠達到安全有效的預防和治療,規模養殖場一般會優先選擇口服用藥,從而提高生產效率,降低勞動力成本。
 
問題七:有人認為養殖過程使用了獸藥的肉品就不安全,是這樣嗎?
 
國家對獸藥安全使用有嚴格的監管體系,獸藥的用藥劑量、休藥期、用藥后屠宰等都有相關的法規文件進行管控。
 
“排除劑量談安全是沒有根據的。目前大眾對于藥物殘留存在普遍的認識誤區,‘只要有藥物殘留,肉品就是不安全的’這種看法是錯誤的。食品中藥物殘留是有安全限量的,殘留量低于安全限量的食品,公眾可以放心食用,因為這是科學家們經過多次實驗得出的安全數據,國家十分重視、我們也一定會保障食品安全。”沈建忠說。
 
確保食品中獸藥無殘留,還要相關部門嚴厲打擊非法使用獸藥、濫用獸藥的行為,從源頭上切斷獸藥殘留的來源。
 
問題八:我國對獸藥使用是如何監管的?如何有效控制獸藥殘留超標?
 
國家相關部門發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動物防疫法》、《獸藥管理條例》、《2021年獸藥殘留監控和動物源細菌耐藥性監測計劃》等政策法規、通知公文,全方位的監管獸藥生產、使用等環節,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不定時對市場中的畜禽產品進行獸藥殘留抽查。
 
記者從農業農村部畜牧獸醫局了解到,2020年共完成畜禽產品獸藥殘留檢測6683批,合格6649批,樣品合格率99.49%。
 
沈建忠認為,畜禽產品獸藥殘留超標說明在獸藥使用過程中出現了不規范問題,要避免獸藥殘留超標,要從源頭也就是養殖環節進行避免,通過合理用藥、嚴格遵守休藥期等方式控制獸藥殘留量,確保老百姓吃到放心肉、安全肉。
聯系方式 二維碼

服務熱線

0419-8327688

掃一掃,關注我們